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访问主页

捌零風雲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7|回复: 0

诧异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8 14: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诧异阁
      
   
      
      弯月如倦眉,夜风似刀割,街道两边漆黑的像地狱,凛冽的寒风划破夜幕呼啸而过。。。
      心如止水,面若尘霜,
      柯寇已经在凤凰阁下连续站立了九十九天,自每日夜幕来临之时,至清晨夕阳未及升起,一整夜,又一整夜,等待实在是寂寞透顶,他索性闭上了眼,
      九十九天。。。一百天,有什么区别,人活着岂不一直都在等待着,随时等待着。。。
      九十九天前,柯寇走进他这一生中都不会忘记的地方。。。凤凰阁。
      凤凰阁是家妓院,和世上大大小小的青楼没有任何区别,或许只是名字有些区别,
      通常走进青楼的大部分都是男人,即使很蠢的女人都很少会光顾这种烟花场所,男人来这里通常是为了发泄和寻找最原始的快感,
      柯寇也来了,恰巧他来的很不是时候,
      他的年纪已经不再年轻,一个男人若是在三十好几了都还没有家室的话,一般都会有原因,要么他有病;要么他太穷,穷的连讨老婆的钱也没有;要么他丑的不太像个人;要么他的名声实在太响,就像城里杀猪的郑屠户,整天就知道打女人,拿女人撒气;要么。。。不论你能举出多少个例子来,都不会猜对柯寇没有老婆的原因,没有老婆自然也就不会有孩子,所以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
      柯寇也不完全是一个浪子,
      他有个家,在山坡下破庙里面的家,
      家里面居然还有一大群孩子,一大群的意思就是说不识数的人根本就数不过来,因为一个正常人只有十根手指和十只脚趾头,
      也就说,两个人的手指和脚趾加起来能将柯寇家里的孩子数量计算出来个大概。
      有人说他疯了,一个男人没有老婆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小兔崽子?北京白癜风医院
      柯寇有,
      所以,他一直找不着老婆,即使是个面目生的甚为丑陋的寡妇,或者一个身有残疾的女人,甚至名声低劣的荡妇也不敢嫁给他,
      这就苦了柯寇,
      又当爹又做娘,几十个孩子中年龄小的孩子尿炕,有一半都在穿开裆裤,最大的两三个也刚刚能打酱油,
      可是,这几个能打酱油的孩子宁可都选择打酱油,也拒绝洗衣服,特别是这样寒冷的初冬,谁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将手伸进凛冽刺骨的寒水中,可能衣服还没有洗干净,盆里就结了一层白花花的冰碴子,
      柯寇只有自己来,他不能强迫或者威胁一个毛孩子来替他洗尿布,
      苦命的柯寇在做了四十二个孩子的父亲之前是县衙里有名的快刀手,出手如电,起手无回,手起刀落,刀刀见红,
      年纪轻轻的即做了县衙里的副捕头,那一年才二十出头,并且在他的师傅。。。正捕头的带领下屡破大案,声名如日中天,
      只是大约他很不走运,有一次围剿附近山上盗贼的时候他大显神威,柯寇与他的捕头师傅以及一干衙役将山上三十几个表面上是猎户,暗地里杀人越货的山贼尽数剿除,
      本来是大快人心的大功一件,可是县衙的这干衙役也损失殆尽,甚至包括他的捕头师傅,眨眼间,扫除危害一方的盗贼的同时,他居然成了县衙里剩下的唯一捕头,还有就是几个奄奄一息的衙役。
      他的师娘去的很早,留下了六个孩子,看得出当初的想法是养儿防老,现在却适得其反。
      他的捕头师傅打小就是一个流浪的孤儿,好像在世上没有一个亲人,这些孩子要么被送给别人家喂养,要么干脆流落街头,要么听天由命,自生自灭。
      柯寇做不到,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亲如父子的师傅留下的孤儿飘零失散四方,他终于做了一个大胆而注定辛苦的决定,他要做这几个孩子的父亲。
      接下来的事情就出乎意料了,
      三年内他的家门口在某个时候总不住的有孩子的哭声,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被丢弃在他的门口,简直是目不暇接,即使运用他做捕头的全部手段,也没法子将他门前的弃儿一一人还其主,
      最后,他找到县衙,结果是他将县老爷痛殴一顿,大摇大摆的请辞而去。
      没有了县衙的微薄收入,他只能去用先前的积蓄去做些小买卖维持生计。
      世道艰辛,世事无常,柯寇苦于没有经商经验,三番五次的亏本,最后只好卖掉房子搬到附近的破庙中躲避风雨。
      三年了,他第一次走进凤凰阁。
      曾经年少的他,这些年竟连个女人的手也没有摸过,平日里连仔细看看邻家姑娘的时间都不曾有,看情形,今天请客的顾大捕头有意替他牵线,让他也重新做个男人,
      果然,酒过三巡,面红酒酣的几个男人口里不住的喷着酒气,额上青筋贲张,扯着嗓子嘶嚎着说着让人脸红的段子,讲述着曾经刀口舔血的生涯,争执的面红耳赤,撸起袖子,挥舞着拳头,大着舌头,最能嚷的是满脸泛着油光的鲁三江与精赤着上身的潘四方,
      皱纹早早爬上额头的柯寇,用发抖的右手端起一杯杏花村,将它送入喉咙燃烧之前,一双北京中科布满血丝的眼睛不经意的瞥着窗外乌云中露出的半个月亮面孔,似乎想起了什么心事,手中的酒洒出几滴,滴落在他泛白的蓝色袍子上,
      一扬头,将酒灌进口中,抿紧了嘴唇,让酒气完全渗入口腔及肺腑之间,酒杯未及放下,身畔的熊胖子便将酒壶举起,满满的斟上,
      熊胖子下颌两缕梳洗的黑油油的小胡子不住的抖动,面上含蓄的露出笑意,放下酒壶,双手举起一杯酒,放在胸前,脸上满是诚挚的道:
      “柯兄,侠义心肠,男儿本色,原本倜傥少年,放荡不羁,在下早有所闻。仰慕已久,无有机会觐见,实在遗憾,今见柯兄虽落魄,而雄风尤在。当真铁人也揪心,唉。。。”
      言下,亦不胜唏嘘,
      柯寇一摆手,举起杯中酒,‘叮’与熊胖子酒杯相碰,一扬头,便是喝得精光,却没有言语,只是眼光中萧瑟之意更加浓郁,
      熊胖子拍手一笑,上前斟酒,亲自把盏递与柯寇面前,口中道:
      “兄弟不才,在东山郡经营着一家小小镖局,替人作些牛马活,赚些辛苦钱,若有机会,定请柯兄登门指教!”
      柯寇脸上淡淡一笑,接过酒杯,也没有答话,还是一仰首,喝得精光,
      顾大捕头‘呵呵’一笑,
      “今日我们兄弟相聚,休得提起与酒无关之话题,否则,罚酒三盏,来。。。来。。。大家共饮此杯,这凤凰阁的花魁老板也该到了,来。。。莫道千杯少,只贪盏中酒,喝光它。。。”
      五人不约而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顿时房间内气氛似乎融化了窗台上的霜雪。。。门外雕廊之间,款款行来三两素色丽人,推开虚掩之门。。。
      片刻,凤凰阁之中,‘笑东风’雅间之内,笙歌燕语,细语呢喃,陷入一片暖风沐浴之间。。。
      凤凰阁的头牌花魁,戚凤凰,
      有颜见着她的男人,眼里俱是融化的冰雪,即使在冬日里的大漠,看到她的眼睛也会变的温暖如火,如沐春雨,浑身上下散发着升腾的热气,
      说实在的,戚凤凰并不是美的不食人间烟火,反而像是邻家小妹初长成,头上散乱的扎着两条朝天辫,长长抖动的睫毛,面上轻施薄黛,如雪的肌肤些许胭脂腮红,薄薄而小巧的丰满嘴唇,白生生的碎齿轻咬着嘴唇,
      一双眼睛。。。特别是一双眼睛,难道这世上会有如此怜爱的眼神?如此多愁善感而坚毅的眼睛,仿佛饱含着看透世上炎凉与不幸的宽容,
      仿佛看穿了做了坏事而极力隐藏的情郎窘迫之态,而她,好似不以为然的莺声无意嘲刺着你的虚伪,点到即止的轻轻呵斥,转而流露出关爱你胜过自己生命的痴怨,让房间内的男人停止了心跳,忘却了呼吸。。。
      包括嘴角流出唾液的潘四方,双手拘谨的在大腿上揉搓的鲁三江,抿嘴不语饮酒的熊胖子,歪着头摆弄着手中折扇的顾大捕头,
      最后是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柯寇,
      的确,他或许难得有这种机会小憩片刻,看他埋着的头颅上些许花白的头发,
      戚凤凰温柔的面上浮现出异样的关切,轻北京中科白癜风移莲步,将身上的一件大氅轻轻盖在柯寇身上,身上只剩下一袭薄薄的火红裙装,紧紧的勾勒出令人喷火的丰腴身躯,用小指在唇上一竖,意即要房间内的宾客小声些,以免吵醒了梦中人的美梦。。。
      坐在对面的戚凤凰手执一张琵琶,涂着凤仙花鲜艳汁液的葱指轻轻拨动琴弦,小溪间的流水入耳潺潺,江畔翠鸟低鸣,树林中斑鸠啾啾,芦苇丛中风吹草响。。。
      柯寇在不该醒来的时候醒来了,
      或许。。。他醒的不是时候,
      他睁开眼睛看到对面一尘不染的花朵般女人眼神,
      他站起身时,将手边的一壶酒打翻在地,他仿佛根本就没有在意,
      柯寇伸出手指,指向面前女人,嘴里道:
      “我要娶你!”
      一言既出,鲁三江‘咕嘟’一声将正在漱着口腔的一口茶咽了下去,呛的眼睛不停的流泪,眼里除了眼泪外还夹杂着不可置信的神情,
      潘四方正低头倾听天籁之音,猛的一抬头,正好将后脑撞在背后的屏风上,将偌大的一张八叠屏风撞倒,疼的额头冒汗,却也掩不住脸上诧异的神情,
      熊胖子双手击掌,脸上放出光来,嘴里连连喝道:
      “好!豪胆!好胆量!有志气!不愧是大丈夫,哈哈哈!”
      顾大捕头脸上缓缓舒展开来,慢斯条理的端起面前的花茶,意犹未尽的喝了一口,白净发福的脸孔转向面前国色天香的戚凤凰,嘴里嘎然一笑:
      “戚姑娘,我的这位朋友可是比八头牛加起来都要倔强的男人啊,我看,你是在劫难逃了。。。”说着,却是笑得暧昧之极,
      柯寇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女人,眼光里除了炙热的光芒便是生怕这个女人会凭空消失了一般的紧张与戒备,
      戚凤凰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见一般,琴声却自悠扬处嘎然而止,站起身,看也不看柯寇一眼,面对其余三人,轻轻弯下腰身,声音清脆悦耳的道:
      “夜深霜重,几位掌柜请慢斟薄饮,凤凰先走一步,劳烦顾先生照顾好醉酒的客人罢。”
      待她转过身时,柯寇已经站在门口,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没有一点让她出去的意思,
      戚凤凰轻咬银牙,仍旧没有正眼看他一眼,只是冷冷道:
      “酒后失言未必可置之一笑,公子请自重!”
      柯寇竟不为之所动,似乎没有一点退让的意思,
      “我要娶你,你想必是听的很清楚了,行与否,请给个定夺!”
      柯寇语气更加坚定不移,好像非常认真一般,
      顾大捕头、熊胖子、鲁三江、潘四方都屏住呼吸,也不去阻拦与劝解,只是竖着耳朵来听下文,睁大眼睛看着这出突如其来的好戏,心里想着,也不知道这柯寇到底是犯了什么浑,
      戚凤凰不但是凤凰阁的头牌歌伎,更重要的她自己就是凤凰阁的老板,先不说这凤凰阁生意红火,日进斗金,就凭这女人的国色天香与温柔贤惠,哪个男人不暗地里夜思梦想,哪怕亲近片刻,假使折寿十年也要挤爆了这富丽堂皇的凤凰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捌零風雲    

GMT+8, 2017-12-12 07:02 , Processed in 0.99481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